人骨收集者


昨天,迷雾剧场又上线了自己的第四部新剧《在劫难逃》。
因为之前的那些作品,我一直在等着这部《在劫难逃》,一方面是因为它的主创:导演五百,主演王千源、齐溪,都是电影级别的阵容。另一方面则是因为,这是迷雾剧场出的第一部带有轻科幻元素的剧集。
第一集开场不久,就是一场凶杀案,一个女人在地下停车场被人割喉。凶器还是前刑警队长张海峰自己开的河粉店里的刀。

就在你以为警察即将展开破案线的时候,嫌疑犯就来自首了,还点名要见张海峰。他对着张海峰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,比如今天晚上十点半还会有人死,似乎能预知未来一样。

但一过了十二点,他又改口说自己是被人指使的,还激怒张海峰,说他女儿朵朵的死,根本不是意外。这事儿是张海峰心里的痛,他马上就失控了。


第一集的短短半个小时时间,剧集就在不停地发生这种反转,最大的看点,也就是鹿晗饰演的嫌疑犯和张海峰之间的对垒。
他的身份,从自称付吉亮的自首嫌疑犯,变成了女友被胁迫,才帮人办事的无辜人士;在最后,又转而变成了绑架张海峰前妻的疯狂复仇者赵彬彬。

当你还在想,赵彬彬到底和张海峰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时候,编剧居然一下就让所有主角来了个团灭。
是的,你没看错,一个坠楼加爆炸,张海峰、前妻、赵彬彬、警局的同事,全都一起死了。
敢在第一集就杀死所有角色,可真够狠的。
但高能的还在后头,一个激灵,张海峰就又回到了地下停车场杀人案之前的那个夜晚,好像过去那疯狂的一天,都只是一个梦一样。

从第一集的结尾开始,《在劫难逃》就给我们亮出了这个「时间循环」的设定,这让人想到很多影史上的经典作品,它们的类型也都很丰富,既有轻喜剧、科幻,也会有恐怖惊悚或是罪案悬疑。
从这里你就能看出来,时间循环的题材有很大弹性和创作空间,怎么去处理好类型融合,是它成功的关键,国产影视作品中其实蛮少看到这样的作品。

而《在劫难逃》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,剧集的体量给予了它更大的书写空间,它也就得以在自己12集的故事体量内,以时间循环为基点,融合进轻科幻和悬疑剧两种主要类型,又在人物的情感线里,融入了现实而又让人有代入感的、对家庭关系的探讨。
于是,你既能在这里体会到让你肾上腺素飙升的悬疑情节,也会有烧脑的、前后牵连的时间循环谜题,在这些紧张的间歇里,那些涉及到家人和情感部分的心痛和无奈,比如张海峰试图挽回自己家庭的努力,又会让你很有共鸣。

导演五百本身就很擅长犯罪题材,在简单的场景里就能营造出让人后背发毛的氛围,剧中的很多场景都做得相当有电影感。

比如一开场在粉店的部分,只是简单的后厨,我们就能看到画面中非常复杂的打光。

半透明的门帘儿,有小店厨房特有的油腻感,因为导演在生活的粗糙里营造了一种美学,那些玻璃窗、门帘,所有的反光物体,都会因为外面的车灯、霓虹灯等光源而出现变换的色彩。这甚至是非常黑色电影的手法。

时间循环的设定,一般都会给主人公一个一定想要挽回/改变的事件,比如《土拨鼠之日》里的菲尔,想要逃出这一天。
但《在劫难逃》,却给了主人公「多重」需要挽回的任务。比如救下被绑架的前妻,阻止同事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的死亡,时间循环之后,他甚至还有机会阻止女儿的去世,说不定还能避免付吉亮或李澜的死亡。

话说回来,时间循环,带来的可能并不完全是新的机会,而是也会有更多的困难。

比如张海峰因为时间重置而有了全知视角,可以预知即将发生的危险,但他身边的人并不知道,这种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阻碍,就给他的任务带来了成倍的难度。
多重任务的聚合,再加上时间循环带来的阻碍,已经是《在劫难逃》两个层面上的悬疑了,它第三个层面上的悬疑,则铺设得更广。


目前,剧集已经从最开始的地下车库杀人案、赵彬彬绑架报复案,牵连到了两年前张海峰女儿的坠亡事件,随着剧情的进一步发展,又牵连到了化工厂纷争,付吉亮疑似对女学生行为不端等事件,构成了多线并进的谜团。
在最新的剧情里,张海峰回到了女儿去世之前,当女儿坠亡被阻止之后,一切都和之前的情节线有些不同了,原本应该发生在2019年的死亡,提前到了2017年。
就从这一点上来说,《在劫难逃》也不同于一般的时间循环故事。它并非是单一重复一段固定不变的时间,而是把循环拉到了好几年的时间维度之中。

这需要剧作有更强的编织能力,把循环前后不同时间线的故事线、人物、重大事件都扣起来,我们也能在这种循环中发现,即便回到好几年前,能改变的事情更多,但那些该逝去的生命,可能还是会逝去。
这也就从更加宏观和宿命论的角度,扣住了「在劫难逃」的题眼。
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,这种时间跨度长达几年的「时间循环」,也能留出更多空间,为我们展示角色之间的反转和对垒。

比如一开始,我们印象中的赵彬彬,是个有点疯狂的罪犯,这也和鹿晗本来的形象产生了巨大反差——他居然演了一个变态杀人犯?
但是在时间循环回两年前之后,你发现这时候的赵彬彬,又是一个医大的好好学生,还有不少迷妹,就会好奇他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,才会如此坚决地要一次又一次地杀了张海峰。


与此同时,作为观众的我们,因为拥有比张海峰还要全面的上帝视角,便也就会发现,这时候的赵彬彬也没那么简单,他似乎也知道一些秘密。比如他会直接问张海峰,「在救你女儿之前,我们认识吗?」

他甚至很有可能,跟张海峰一样处于不断死去又活过来的循环中,想要改变这样的命运。
鹿晗的外形和他一直以来在大众心目中的样子,给赵彬彬这个角色带来了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,你偶尔会因为他外在的彬彬有礼放松对他的警惕,更会因为他有严重问题的原生家庭对他产生同情。

但剧情一转,他在和张海峰交手的时候,又会在表演的细节里透露出心机暗藏的反差。

比如当张海峰问到他有没有去过绿藤大学附近,他拿出电影票作为不在场证明的时候,简直是一场无声的交锋。当他端着水盘,在楼梯拐角听着别人谈论自己时候的眼神,都有点让人不寒而栗。
再进一步看,这其实也是因为赵彬彬和张海峰,彼此都在自己的时间循环线中,拥有不同的全知视角,了解事情不同层面的真相。

这种视角上的信息差,带来了人物之间的误解、认识、对垒,不仅让悬疑线变得更加高能,也让人期待最后的解谜。


跟赵彬彬丰富的人物前史所相对应的,张海峰也要面对自己的一系列人生问题,婚姻的失败、家庭的破裂。他要避免自己的死,也就是要同时解决婚姻和命运的危机。
与此同时,现在的案件,也从单一的杀人案,牵涉到了化工厂污染环境、恶意对待工人等事件,始终不亮出真实目的的刘总和姜叔、拥有多重身份和秘密的付吉亮,赵彬彬和刘总之间的关系,也逐渐开始浮出水面。由此,剧集的「在劫难逃」,也不仅仅指向张海峰一个人。


这个「劫数」,覆盖了剧中所有人命运的未知数,也囊括了案件的真相。
它就像是一个「冰山叙事」,一开始只露出最表层的棱角,只有在我们的主人公真正撞上冰山之后,才会发现,决定他们命运的关键,都藏在海平面之下,那也是《在劫难逃》在之后的六集故事中,要为我们揭开的新的世界。

合作邮箱:irisfilm@qq.com

微信:hongmomgs

《盗梦空间》98分,《信条》99分
昆汀用这部电影,完成了他长达三小时的辩论
它在本世纪的香港电影中,剧作水平仅次于《无间道》 | LOOK邪论

上一篇: 浦和官网:对国安必要拿3分 背靠背拿6分造大翻盘
下一篇: 怕有抗药性 台湾明年7月起所有食品禁用这两种菌